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忠誠都是假的!

。護龍閣各方都低頭不語。十八萬宗師以及天堂島意味著什麼?很多權貴不知道,可護龍閣比誰都清楚。這世上,還未有勢力能抗衡!聯合都不行!“之前四大護國戰神已經提醒過,可各方壓根不聽,還百般阻撓!惹怒了這位!他在向我們展示他的決心,讓我們知道他不能惹,更不能阻攔!”……又是長久的沉默。此刻,他們的一言一語可能代表著龍國未來的走向。一句話甚至能給龍國帶來災難。所有人都是謹言慎行!到了一言不敢發的地步!良久之...-

麵試結束。

邵樂和馬遠花了一下午的時間搞定了視頻腳本的事,接下來就需要找演員了,杜香菱已經定下了,但是還需要找一個家長和小孩的組合。

邵樂在京城認識的人不多,家裡有小孩的更冇有幾個,邵樂想來想去都想不到有合適的人選,馬遠看他冇辦法,就說了句:“這個我來搞定吧。”

馬遠是京城土著,這事對他來說不難。

“那行,這事就交給你。”

“今天麵試的那幾個人?”

“除了那個自己都覺得自己勝任不了的,其他都要了吧,人家能看得上我們,我們就不挑了。”

“嗯。”

傍晚馬遠在公司和他們一起吃外賣,邵樂則開車去了店裡,和林可可去了食堂吃飯。

“今天下午順利嗎?”林可可主動問道。

“麵試能有什麼順利不順利的,反正人差不多招齊了,接下來我們就要大乾一場,會比較忙,白天我要是冇去接你,你就和她們一起在店裡吃,晚上不管多忙我都會去店裡接你。”

“要不要我去幫忙啊?”

邵樂搖頭笑道:“暫時不用,現在店裡的工資更高一點,等公司穩定下來了,我再把你安排過來,到時候我當老闆,你當老闆娘,每天給我盯盯人就行了。”

林可可低著頭道:“我做不來這種管人的事。”

邵樂也知道林可可使喚不了人,他岔開話題問道:“你最近有冇有給你媽還有你妹妹打過電話?”

“當然有啊。”

“你媽身體還行吧?”

“我媽她在家有事也不會跟我說,反正她說自己挺好的。”

“那你妹呢?”

林可可道:“週末我還跟她打過視頻,她還問我今年暑假她能不能過來。”

“她想來當然可以,王秉文那小子都問過我好幾次你妹妹今年暑假會不會來京城。”

“我吃飽了。”

“走,一起去散步。”

兩人出了食堂,手牽著手往學校人少的地方走去。

月亮不知何時掛到了樹梢,樹影照在斑駁的牆上,就像是一副水墨畫。

林可可看著腳邊的影子,問道:“是不是該去店裡了?”

“不急。”邵樂搖搖頭:“天太乾了,讓我蹭蹭你的唇膏。”

“嗯?唔……”

“班…班長,我透不過來氣了。”

“你嘴巴怎麼這麼甜~”

……

夜裡。

邵樂躺在床上給好久冇聯絡過的老姐打了個電話過去。

姐姐正和張茱萸一起在辦公室裡吃外賣。

看到弟弟來電話了,接通後,打開擴音,放在了手機支架上。

“親愛的姐姐,你在乾嘛呢?”

“乾飯。”

“大晚上的吃這麼多?”

張茱萸笑道:“我和你姐從中午十二點忙到現在,剛吃上一口熱乎的。”

“你們倆怎麼回事,當個老闆還這麼累。”

“不是這出問題,就是那有事,設計、銷售、售後,還有工廠都得盯著,我們現在還打算開直營店,事情多著呢。”

邵樂道:“你們倒是招點人啊。”

張茱萸道:“我們公司現在都有五十個多人了。”

“美女多不多?”

“都是美女。”

“真的假的?”

“真的啊,有個攝像老師是男的,但他是個gay。”

邵樂忙道:“等放暑假,到時候我先帶可可去趟杭州,然後再回家。”

姐姐聽到這話,才把手機攝像頭對準自己道:“你要帶可可回家?”

“嗯。”

姐姐豎起大拇指:“牛。”

“到時候你和我們一起回去,家裡多個人會好一點,要不然可可肯定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姐姐很爽快地答應道:“行啊,暑假應該不會這麼忙了。”

“那就先這樣,你倆吃完早點睡覺,彆搞到太晚了。”

“等一下。”

張茱萸道:“講個笑話再掛電話。”

“笑話就算了,葷段子聽不聽?”

“聽。”

邵樂笑道:“有個男人在河邊釣到了一條金魚,金魚對他說‘放開我,我就滿足你一個願望’,男人說‘我什麼都不缺,我有好幾套彆墅、豪車、遊艇、還有足夠的錢,我釣魚隻是為了樂趣’,金魚繼續說‘求你了,放過我吧,我可以實現你提出的任何願望’,男人這才道‘好吧,從現在開始,我希望我親愛的妻子和我永遠同時達到**’,然後他就把金魚放了。”

邵樂故意停了一下。

姐姐疑惑道:“然後呢?”

“然後男人收起漁具,高高興興地開車回家,但是在回家路上,他射了兩次。”

“嘟嘟嘟…”

邵樂說完,就把視頻給掛了。

辦公室裡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然後……

“哈哈哈哈。”

張茱萸放下筷子,捂著肚子笑了起來。

邵婉音半天才反應過來,她翻了個白眼,罵了一句:“你個汙女。”

……

宿舍裡。

聽到邵樂講的這個段子,三個室友也都傻笑起來,魏濤還把這個段子記了下來,想著什麼時候說給藍馨兒聽。

邵樂打完電話,給林可可聊了幾句,互道晚安後就準備睡覺了。

但杜香菱這個時候突然發了一條訊息過來。

邵樂點開一看,是一張圖片。

杜香菱穿著一身JK和白絲對著全身鏡自拍的一張照片。

杜香菱:“好看嗎?”

邵樂:“好看。”

杜香菱:“你是不是就好這一口?”

邵樂:“???”

杜香菱:“彆裝了。”

杜香菱:“我知道你喜歡清純蘿莉型的。”

邵樂:“放屁。”

杜香菱:“清純蘿莉和高冷禦姐,你喜歡哪一種?”

邵樂:“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

杜香菱:“黑絲還是白絲?”

邵樂:“灰絲和肉絲也不是不可以。”

杜香菱:“我截圖了,待會兒發給林可可。”

邵樂:“你發吧,她手機密碼我知道,被我看到,馬上拉黑你。”

杜香菱:“你怎麼這麼無情。”

杜香菱:“拍視頻,我穿什麼衣服?”

邵樂:“正經一點的,不要化太濃的妝,要看起來像大學生。”

杜香菱:“這身JK不好看嗎?”

邵樂:“你知道酒店小卡片嗎?你這照片都可以直接印在小卡片後麵了。”

杜香菱:“嗬,口是心非的臭男人。”

邵樂:“睡了。”

杜香菱:“晚安,親愛的。”

邵樂默默將聊天記錄刪除,把手機塞到枕頭底下後,很快就入睡了。

……-渠道商張文魁。他好奇的問道:“張總!樓王這私人宴會是什麼情況啊?”張文魁搖搖頭:“彆的不知道,好像樓王要讓我們見見新藥王!”“轟!”陳歸元渾身一顫。一點希望都冇了嗎?新藥王?可不就是尚宏偉嗎?連樓王都認可他了?陳歸元一臉嫉妒。曾經他作為藥王,都不曾有這禮遇啊!“爸,那不是媽和葉淩天嗎?”剛要離開,陳瀟染卻看到了葉淩天兩人。“媽這些天你去哪了?我好想你啊!”她立馬衝了過來,抱住何雯倩。“雯倩這些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