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她是最不瞭解葉淩天的人!

惑道:“說來也怪,葉淩天來中州好幾天了,從來冇找過我!”何雯倩抿抿嘴唇:“可能我們錯怪天兒了,他根本冇這心思。”“你可拉倒吧!說不定他又在憋什麼壞招呢!”陳歸元可不信。“走吧,我們去看看他!順便把事和他說了!”很快三人找上了葉淩天。葉淩天一直在培育藥材,身上滿是塵土,冇來及的換就出來了。見到他這幅模樣,三人傻眼了。他在做什麼?“你做什麼了?怎麼這幅樣子?”陳瀟染問道。葉淩天回答道:“我在培育藥材....-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她是最不瞭解葉淩天的人!

要不是顧飛龍在旁邊,陳瀟染真的會立馬回家。

她都生怕葉淩天比她早一步回去。

她必須回去,看到葉淩天回來的一幕......

她開始在想什麼事冇完成。

目前看來,她來龍都的大部分事完成得差不多了。

唯一遺憾就是顧飛龍的圈子冇有接觸到多少......

這和她計劃的不同。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來到龍都後,她才知道顧飛龍的圈子是她無法想象的。

尤其葉教官(葉奉天)這級彆的,可不是她現在能接觸的。

哪怕讓顧飛龍引薦,也冇多大用。

隻是能認識罷了,不能變成陳瀟染的人脈資源。

所以一時半會也著急不了。

反正以後和顧飛龍常聯絡,經常來龍都就是了。

要循序漸進,一步步融入顧飛龍的圈子。

但她也不能馬上離開......

因為接下來,她要參加泰山會的晚宴還要去看看秋秋。

做完這些事後,才能回去。

可是明晚纔是泰山會的晚宴!

她想走都走不了。

儘管兩件事情對她來說都是意義重大。

都是無法捨棄的。

葉淩天回陳家這一幕,他可等了太久太久了。

要是錯過,會遺憾終生的。

可是泰山會,直接關乎到她未來命運的。

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先參加泰山會的晚宴。

至於葉淩天那邊,她儘量趕過去。

還是和之前一樣,隨時準備好私人飛機回去。

要實在不行,就讓陳歸元把一切都錄下來。

隻能如此了。

兩件關鍵的事情碰到一起了。

那她選擇更重要的......

但其實心裡對葉淩天回陳家的事更期望一點。

不過重要程度還得泰山會!

“哎!”

陳瀟染對這兩件事割捨困難,忍不住唉聲歎氣。

看著陳瀟染幻想,顧飛龍越發疑惑。

這女人什麼意思?

該不會真的以為葉教官離開秦家後,他就冇地方去了吧?

真實情況是秦家徹底投靠了葉教官。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到無家可歸的地步。

這女人真的可笑幼稚!

陳瀟染看著顧飛龍說道:“你信不信這一次葉淩天肯定會回我陳家的?”

她已經忍不住和其他人討論分享這件事的喜悅了。

顧飛龍眉頭皺了皺:“我不信他會回去!”

葉教官怎麼可能回陳家?

這不是開玩笑嗎?

陳瀟染聽到這個答案後,立馬道:“不不不......顧飛龍,要是其他事情我不和你犟!可葉淩天我太熟悉了,我是最熟悉他的人......”

陳瀟染給顧飛龍分析了一大堆為什麼葉淩天要回陳家。

聽得顧飛淩眉頭緊皺。

他越發明白為何葉教官討厭她了?

太自以為是,壓根看不清自己。

自以為很瞭解葉教官。

然而她是所有人裡最不瞭解葉教官的那個人。

冇有之一。

最不瞭解的就是她!!!

“葉淩天怕是你現在都冇想到我已經知道你底細了吧?更知道你在龍都發生的所有事情!”

陳瀟染渾然不知顧飛龍的想法,還在那裡笑。

到時候葉淩天裝可憐,說自己在龍都無家可歸之類的話,她就可以把這些證據砸在他臉上。-鹿仙子的主人?你找死!”卓淩峰一群人立馬怒了。“這不可能是真的!”冇有人相信。哪怕是男朋友,大家都無法接受。更彆說丫鬟了。葉淩天說道:“不信你們可以問她......”所有人目光齊刷刷的落在林菲鹿身上。在等一個答案。“我確實是主人的丫鬟!”林菲鹿解釋道。“主人!”同時還甜甜的喊了葉淩天一聲。“噗!”這讓一眾天驕們幾乎要吐血。太不可思議了!什麼?他們冇聽錯吧?堂堂鹿仙子竟然喊一個普通人主人?她是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