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還給倚天劍當過教官!

們都想不明白。“如今不好對付了!想要徹底剷除的話,我們也得付出相印慘痛的代價了!”“對了,薑倚天頻繁接觸青門,國醫館高層又在滬海,這是要對我們動手了?”王權圖冷笑道:“可想推翻龍醫堂最主要的是醫道資源啊!做不到這一點,你再強的財力和武力通通冇用!”“這醫道資源就是國醫館都遠遠拿不出來——醫道界百分之七十的壟斷藥材都是我們手裡;百分之六十五的獨家古方也在我們手裡;幾乎百分之七十五的權貴用的高級丹藥也...-第八百五十五章還給倚天劍當過教官!

葉淩天真是服了。

這輩子從未聽過這種無理的要求!

求著自己打他一拳?

人家就要這要求,葉淩天冇辦法,隻能滿足:“好!這是你自找的啊!”

樸鎮山滿臉著急,恨不得拳頭立馬打在身上!

“快點來!全力一拳!”

陳瀟染幾人站在一旁看戲。

葉淩天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對自己實力冇有清晰的認知。

纔沒把樸鎮山放在眼裡。

等下知道樸鎮山的厲害後,怕是得跪在地上磕頭。

畢竟跟樸鎮山比起來,他太過於渺小了。

待會他們看看葉淩天嘴還硬不硬?

劍拔弩張的氣氛一觸即發。

可就在這時候,一道好聽的聲音傳來:“你們好,冇打擾吧?”

原來是薑倚天主仆來了。

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啊?薑小姐?”

眾人臉色都變了。

冇想到這時候薑倚天會來。

薑倚天主仆掃了一眼。

果然看到了葉淩天在這裡。

跟她們心中設想的一樣——葉淩天出現在鳳凰山就是來陳家的,十大高手的死跟他冇任何關係的,是誤打誤撞碰上了。

薑倚天笑笑,其實就不應該來驗證這個“愚蠢”的猜測!

葉淩天要是能有擊殺十大高手的本事,葉族何故讓他在此流浪啊。

“啊?薑小姐您好!冇想到能在這裡遇到您!”

誰都冇想到的是樸鎮山竟然認識薑倚天。

陳瀟染幾人驚訝。

更多的是欣喜。

樸鎮山連薑倚天都能認識,更能說明他的厲害!

薑倚天也認了出來:“啊,原來是樸教官!你在這裡做什麼?”

樸鎮山笑笑:“我現在是陳瀟染小姐的私人保鏢!”

“哦哦哦,原來如此!”

薑倚天對陳瀟染幾人道:“恭喜你們撿到寶了!樸先生實力可太恐怖了,當個保鏢甚至屈才了!”

“是嗎?”

薑倚天的親口認證,讓陳瀟染越發覺得這保鏢找對了。

“實不相瞞!樸先生從海上食人鯊退役後,我聘請他給我麾下的倚天劍當過一個月教官!我深知他的厲害,一位純體修大師!”

“哪怕是現在倚天劍的煉體之法大體是樸先生教的!”

薑倚天給予了極高的評價。

雖然見聞廣博,陳瀟染當然知道給倚天劍當教官意味著什麼?

這保鏢太值了!

都應該加錢!

這讓樸鎮山也是輕飄飄的,整個人都要飛起來。

也就是陳家給的薪水高。

不然怎麼可能當保鏢?

他甚至還看向了葉淩天。

彷彿在說這下知道我厲害了吧?

陳瀟染他們的想法都是一樣。

之前他們各種吹噓樸鎮山多厲害,葉淩天不以為然。

主要參照物不對。

如今參照物是薑倚天。

她說的足以讓葉淩天信服了。

他的一拳都不用打了。

“葉淩天聽到了嗎?樸大師的本事是你無法想象的!他能親自指導你,是你祖墳上冒青煙了,還不好好珍惜這次機會?”

陳瀟染瞪了葉淩天一眼。

“哦?”

薑倚天主仆看了過去。

冇想到樸鎮山還要指導葉淩天啊?

好事!

陳瀟染目光落在薑倚天身上,疑惑問道:“不知道薑小姐來我家有什麼事嗎?”-。畢竟是保護人家的。可陳瀟染明顯看得出來兩人是在嘲笑自己。“我可是親眼看過葉青帝一人覆滅四萬守夜人,擊敗了暗夜之王!”陳瀟染不服氣的道。葉絕和葉塵嘴角含笑,彷彿在說這都是小兒科。“咯噔!”難道陳瀟染心中一沉。她不確定的問道:“暗夜之王對比龍刃如何?”葉絕和葉塵兩人對視一眼都笑了。“暗夜之王拿什麼能跟龍刃比啊?”“根本就不配啊!”兩人滿是嘲諷聲。“雖然他與龍刃並列為鎮國五大天王,可差距太大了!暗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