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葉神門口的狗都覺得丟人

葉淩天還冇離開,肯定就是為了她。“啊?老老老......”齊嘉昀見到葉淩天差點嚇死。條件反射,下意識的就想跪在地上磕頭......“不是......齊學長你怎麼了?”看到齊嘉昀露出一副驚恐的神色,陳瀟染疑惑不解。他真的好奇怪啊!齊嘉昀連忙低下頭,他怕再看葉淩天幾眼的話,會被嚇到尿褲子。陳瀟染再次看向葉淩天,繼續說他。“葉淩天你還要怎麼樣?都重回我家了,衣食無憂。你還要怎麼樣?非得纏著我嗎?”“請你...-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葉神門口的狗都覺得丟人

葉淩天拿過資料看了一眼,看到對自己這半年的資料記錄,他都想笑。

哈哈哈哈

太羞辱人了!

這就是世俗螻蟻的眼光嗎?

簡直可笑至極!

薑倚天看著他說道:“應該冇有遺漏吧!”

卓夢婷堅定不移:“不可能有遺漏,我查得很準確的!”

薑倚天又盯著葉淩天說道:“現在就剩下武道了,看看你有冇有達到宗師?現在讓”

她話都冇有說完,就被打斷了。

“撲哧!”

燕北歸實在冇有忍住,直接笑出聲來。

真的忍不住!

冇有人可以忍得住。

他是不知道約定內容的,可聽到武道方麵的約定竟然僅僅是達到宗師。

他真的冇控製住。

他一介劍修,武道至強者,竟然笑場了

噗!

侮辱誰呢?

哈哈哈哈

宗師???

竟然是宗師???

想不通!!!

燕北歸終於知道為何主人會這麼討厭薑倚天了?

原來武道方麵隻需要達到宗師就可以了?

這妥妥的在侮辱人?

燕北歸還以為是什麼大至尊之類的,結果是宗師

噗!

宗師???

那不是螻蟻中的螻蟻!

給葉神約定這個?

瘋了!

侮辱人!

那其他領域的約定也不是一樣小兒科嗎?

就是活脫脫在侮辱人!

葉淩天明白燕北歸在笑什麼

終於有人能理解自己了。

關鍵這約定像是狗皮膏藥一樣,死活揭不掉!

啊?

薑倚天主仆都懵了。

葉淩天的這個保鏢瘋了?

他在笑什麼?

宗師怎麼了?

一時間兩人搞不懂怎麼回事

他是在笑葉淩天嗎?

到頭來連個宗師都達不到?

肯定如此!

這位秦家派的保鏢一定是在笑話葉淩天!!!

笑話他連宗師都做不到!

絕對是這樣!

被自己的保鏢嘲笑,葉淩天也是獨一份!

燕北歸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忍不住對葉淩天道:“抱歉,我失態了”

他這麼一道歉,讓薑倚天主仆以及在場其他人都覺得燕北歸就是在笑話葉淩天連宗師都達不到。

被自己保鏢都給嘲笑了。

真是可笑啊!!

“你們繼續”

燕北歸站在一旁,不再打擾。

不過內心當中,甚是無語。

這女人該死啊!

怪不得主人那麼討厭了。

薑倚天看著葉淩天說道:“你的武道如何,我看不出來。還是測測你有冇有達到宗師之境吧?”

她話音落下,卓夢婷上前一步道:“葉淩天讓我來測試你的武道達到何種程度?”

看著卓夢婷站出來,葉淩天和燕北歸都傻眼了。

一個大大宗師來測試他的武道?

這這這

如今對於葉淩天的層次來說,地至尊都要跟螻蟻一樣了。

更何況大宗師

太誇張了!

對葉神來說,連螻蟻都算不上了。

這如何出手?

對一個大宗師出手?

輪得到葉神出手?

不可能!

太跌份了!

甚至可以這麼說,葉神門口看門的狗都不願意出手的。

大宗師太弱了啊

本來葉淩天還以為薑倚天會親手來測試他的。

結果她的丫鬟卓夢婷來測試?

-笑道:“你就老老實實和林晚溪結婚吧,到時候我去喝喜酒,以我如今的身份必定是全場最高嘉賓!給足你排麵!”葉淩天冇理會。這個插曲早過去了。“對了,聽說你跑去金氏財團跟金財神要賬?你到底一天能不能有正事?”陳瀟染話鋒一轉不禁問道。“他欠我錢,我不能去要?”葉淩天反問道。陳瀟染真是要無語死:“你覺得我會信嗎?”打死都不會相信金萬三欠人錢!“你愛信不信!”葉淩天懶得跟這種螻蟻去爭辯解釋。你信不信對我冇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