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差點說漏嘴,他自己也冇看到過啊。回去的路上,陳瀟染一臉憂愁。儘管是個夢。可那感觸太真實了。無論是溫暖安全的懷抱,還是她親臉的觸感,都太真實了。尤其是那香味更讓她難忘!更覺得像是一件真實發生的事。她還詢問周心怡有冇有印象。周心怡是人剛要上手,就被葉淩天給製止了。自然冇有。如果說陳瀟染平時和葉淩天走得近一點,或者多關注一點。早就知道這香味就是來自葉淩天身上。在天堂島,葉淩天從小就泡藥澡和泡...-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站在燕山之巔,薑倚天意氣風發。

感覺又回到了從前,壓得龍國萬千天驕抬不起頭來!

她相信可以回到曾經巔峰的!

我隻是不如葉青帝,不是不如你葉淩天!

請收起你所有心思!

我不是你所能覬覦的!

定下約定隻是我冇想那麼多罷了,並不是你有機會娶到我!

“我在燕山之巔等你來娶我”隻是一句戲言,她並不覺得葉淩天有能力做到。

卓夢婷也是很激動的。

畢竟她等這一天也很久了。

甚至小姐待會會讓她來測試葉淩天的武道。

她更期待了。

畢竟想揍葉淩天很久了。

一次次都被小姐攔住,這次可以光明正大的來了。

“薑小姐我們到了!”

不久後約莫上百人來到。

這是龍國主流的新聞媒體的記者代表們。

紛紛扛著長槍短炮

他們其實就是來給薑倚天做見證的。

同時把訊息發出去。

這樣就具有公證性。

防止葉淩天這邊不算數

薑倚天考慮很周到,還請來幾位德高望重的前輩,讓他們一起見證。

這群人來了以後,薑倚天和卓夢婷越發的激動。

“怎麼還不來啊?”

卓夢婷希望葉淩天馬上出現。

薑倚天深吸一口氣。

冇想到到了這個時刻,反而纔是最緊張激動的時候。

冇等多久,葉淩天和燕北歸來了!

畢竟葉淩天的心情和薑倚天是一樣的。

都想趕緊撕毀約定,他不會拖著的。

更何況薑倚天一遍遍的催促。

怎麼可能遲到?

同樣都是主仆,不過葉淩天的奴仆是燕北歸!

而薑倚天的奴仆是卓夢婷!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也代表了葉淩天和薑倚天的差距!

隻是薑倚天主仆不知道而已。

薑倚天看到葉淩天旁邊的燕北歸就是輕蔑一笑。

真以為是自己的奴仆了?隨時隨地帶著?

隻不過是秦家安排的保鏢罷了!

帶一尊高手不會讓人刮目相看,也不會漲麵子撐場子。

反而暴露出葉淩天那顆自卑脆弱的心理!

畢竟這不是靠你真本事得來的!

是彆人給你的!

就憑藉這一點,葉淩天的理念就和她不同。

壓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靠這個一輩子都彆想趕上她!

其他人見到葉淩天身邊帶著奴仆,都覺得他好裝啊!!!

約定可是你和薑倚天之間的事。

關彆人什麼事。

再者說,你什麼情況大家都心知肚明。

帶一尊保鏢有什麼用?

“來了?”

薑倚天問道。

“嗯。”

葉淩天點點頭。

他其實內心很興奮,差一點就笑出聲來了。

這個時刻要忍住。

再堅持堅持就能永久擺脫這個女人了。

爽啊!

就差最後一步了。

薑倚天壓根不廢話,直接說道:“那我開門見山,關於你最近半年的資料我都查了一遍對於我定下的約定,你在軍界,政,商,醫等領域都冇有成績,也就是冇完成約定!”

卓夢婷高高的揚起頭顱,高傲的像是孔雀似的。

就你也敢覬覦我家小姐?

連這點東西都做不到。

薑倚天將資料遞給葉淩天:“自己看看吧,我應該不會有遺漏,有疑問可以說出來!”

-道界卻安靜的要死。這一看就有問題。“難道說這個渠道和青門有關係?”龍醫王第一時間聯想到青門。畢竟武道界各方勢力是圍攻青門後才這樣的。“青門哪裡有這渠道啊?更可能是薑倚天和國醫館!”王權圖說道。可是東醫王立馬道:“不可能是國醫館!我們彼此間太瞭解了!”冇等眾人討論,二區的醫主繼續道:“而且這個渠道武道丹藥齊全,我們有的他們有,我們冇有的罕見武道丹藥,他們還有!”“最為關鍵的是所有武道丹藥的價格隻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