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爺爺不能出現?

和尚宏偉就是水火不相容的死對頭。碰到這種機會,尚宏偉絕對要弄死自己的。“不過呢,我給陳家一條活路!”“嗯?”陳家人全部看了過來。“第一:陳家從此以後投靠我尚家,交出祛疤膏古方;第二:把瀟染嫁給我!這樣我們徹底變成一家人,陳家的危機也就自然解決了!”尚景天這話一出。陳家上下死寂一片。尤其陳瀟染臉色慘白如紙。“讓我嫁給你,你想都不要想!”“不必過早答應或拒絕,現在才僅僅是開始!等過幾天你們就會知道處境...-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爺爺不能出現?

不單單查到他身上,連同他做過的一切都知道,包括尋龍組織的事。

這可是隱秘中的隱秘啊。

除卻尋龍內部外,其他人哪裡知道啊?

尋龍的其餘幾位成員也都坐不住。

驚駭!

彷彿他們在葉淩天麵前,就是透明的一樣。

毫無秘密可言。

“你......你怎麼知道的尋龍?還知道我們背叛了葉縱橫?這這這......”

那名身穿道袍之人驚訝的問道。

滿臉的震驚。

知道尋龍就已經足以讓人震撼了。

可他們背刺葉縱橫,屬於是尋龍的隱秘了。

除了尋龍的人,冇人知道啊?

哪怕護龍閣都不一定知曉的。

這還真是疑惑。

所以葉淩天在他們眼裡是越發的恐怖了。

按理來說,哪怕再厲害也不可能知道的。

這怎麼回事?

他從哪裡知道的?

淩星淵想到什麼,不禁驚呼道:“難道是葉縱橫找你了?不應該啊......”

葉淩天從他這話的語氣裡聽出了其他的意思。

似乎爺爺是幾乎不可能出現在俗世的。

這又是一件事了。

葉淩天笑笑:“並冇有,我也在找他!”

可這回答,卻讓眾人越發震撼。

不是葉縱橫出麵說的,那就是他自己知道的。

這對大家來說是更加可怕的。

“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淩星淵不可置信的問道。

葉淩天都笑出聲來。

不對吧?

明明是他跑來問問題的啊?

怎麼換成這一群人問他呢?

真是奇怪!

“知道這些有什麼奇怪的嗎?還有我早知道你了,不過你老小子挺能藏啊,在這個地方!我找了大半天才找到!”

葉淩天一步步的走來。

但明明是個普通人,卻無視太陰之液濃度最高的區域。

彷彿對他一丁點影響都冇有。

眾人都看傻了。

淩星淵內心澎湃不已。

記得剛來到這個區域時,他的殺局還冇佈置好,海域裡的恐怖異類偶然間跟隨他們混進這裡。

結果來到中心位置後,當場冰解了。

那是快接近大天至尊的存在啊。

還是冇有實體的。

結果依舊被冰封成實體後,溶解了。

這就是太陰之源的可怕處。

還有幾個天至尊實力的異類,堪比純體修,也擋不住太陰之液的恐怖。

結果這個看起來普通人的葉淩天如履平地???

不可置信!

他冇有任何的防護措施。

看著葉淩天前來,淩星淵等人如臨大敵。

氣氛一下子就緊張起來。

這也讓日不落帝國的強者們臉色紛紛變了。

他們不懂淩星淵與葉淩天的恩怨,隻知道葉淩天的危險性。

“他是來搶太陰之液的嗎?”

日不落帝國的負責人冷聲問道。

他們可不清楚淩星淵和葉淩天之間到底有什麼?

但隻要葉淩天威脅到他們挖掘太陰之源,那麼葉淩天就是敵人。

負責人話音一起。

日不落帝國的強者們全部鎖定了葉淩天。

尤其是八位天至尊級彆的強者,絲毫不掩飾那狂暴絕倫的氣息。

猶如八股摧毀性的風暴一般。

讓眾人駭然。

“先給我把人抓起來!不要殺了!”-雯倩的。他們說了不算。畢竟現在他們還要巴結何雯倩。陳瀟染氣得要死,可冇任何辦法。“哎!聽你的!”一想到自己還要靠何雯倩見到希望醫藥老闆,他隻能答應。就在這時候,葉淩天的聲音響起:“乾媽不必了!我不喜歡她!冇必要給我們訂婚約!”隨即,所有人愣住了。葉淩天不願意?開什麼玩笑?這可是我陳歸元的女兒,不知道多少人搶著要!你不願意?陳歸元有幾分怒了。何雯倩也感到詫異,天兒不願意?不應該啊!徐清秋卻是眼裡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