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徐清秋的專屬!

來,豈不是自己戳穿謊言了?他可是在護衛府總兵辦公室對褚興朝訓話呢!做戲就要做全套!”陳瀟染冷笑道。魏晴翻了翻白眼,冇說話。瀟染啊瀟染,有冇有可能他說的都是真的?何雯倩無奈的搖搖頭:“算了,隻要杜少他們不怪罪就行!”在褚興朝忐忑不安中,終於來到護衛府。門口,站著他父親的幾位兄弟,滿臉著急,甚至汗流不止。他們都是一派驚恐的神色。褚興朝知道完了。他想下車,發現雙腿發軟,根本動不了。褚興朝像是死狗一樣,被...-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徐清秋的專屬!

時刻都在玩高貴等級,在炫耀階級層次。

開口就是“我們是兩個世界”這種胡話......

可你們引以為傲的都是我踩在腳下的。

葉淩天笑了。

他隨手指導的林菲鹿就比你強了!

薑倚天你有什麼資格高傲?

甚至......

他看了一眼宋驚瀾。

隻要他願意,這個普通人他都可以培養成武道大至尊。

甚至地至尊!

還是在很短的時間裡。

彆人耗費歲月苦修的武道,在他這裡跟兒戲一樣。

隨手拿捏。

薑倚天你在我這任何一方麵都冇高貴的資格。

甚至你的美貌也不行。

林菲鹿成為武道大至尊後,演練了一番。

非但冇有速成的痕跡,反而有種渾然天成的靈動氣息。

像是已經沉浸在大至尊數十年了。

這種“速成”是冇有任何副作用的。

葉淩天的指導幾分鐘堪比幾十年的修煉!

看著林菲鹿,宋驚瀾並不羨慕。

葉淩天身邊武道高手很多,壓根不缺。

反而稀疏平常的像大白菜,一抓一大把。

可像她這樣管理事務的很少。

宋驚瀾幾乎成了葉淩天在宋家的代言人。

她除了當丫鬟以外,就是著手太乙錢莊以及宋族產業的管理。

是負責權財資源的。

能比肩徐有容的!

她自我定位很清楚。

目前來說,她重要性是遠遠強過林菲鹿的。

她可不會枯燥的練武。

唯一需要的可能就是永駐容顏了......

葉淩天在將軍府這段時間。

找他的人越來越多。

兩個身份都有人在找。

找得天昏地暗,幾乎要掘地三尺了。

可怎麼都找不到。

無論是葉青帝還是葉淩天。

一直到了晚上,葉淩天離開將軍府,去找徐清秋吃飯。

臨出發前,尤馨妍勸說道:“清秋我知道你們在江城就是摯友,但在龍都不要和他來往!能遠離就遠離!”

徐清秋疑惑:“為什麼?”

“因為他是葉族私生子,可葉族不承認。他此刻出現在龍都,很麻煩的!”

尤馨茹解釋道。

其他人也說道:“對,冇錯,我也聽說了。要在其他地方你和他怎麼樣都行。但龍都不行!”

“估計很多人要對付他,你和他一起有危險。”

徐清秋隻是笑笑,毫不在乎。

這種情況以前遇到過很多。

更何況淩天哥哥是超級大人物,是其他人無法想象的。

無論如何,她都是站在淩天哥哥這邊的小丫頭。

哪怕生死時刻。

吃頓飯又能算得了什麼?

不久後,葉淩天和徐清秋相約在龍都大學附近的一家餐廳裡。

尤馨茹幾人不放心,全部偷偷跟著。

另外她們還通知了培訓班追徐清秋的那些大少們。

“淩天哥哥......”

徐清秋見到葉淩天甜甜一笑。

並冇有為他擔心,也冇提那方麵的事。

她無條件相信淩天哥哥能解決一切。

名字被葉族剝奪後,葉淩天其實很不喜歡再聽到的。

不過這是徐清秋的專屬。

她可以繼續喊。

徐清秋和之前並冇有什麼不同,一直說個不停。

在說她的現狀以及身邊發生的趣事。

葉淩天笑著聆聽著......

構成了一副安靜美妙的畫卷。-力名為守夜人,寓意滬海夜晚就是他的天下!他在鎮守滬海的黑夜!”“他還多次試圖說服乞丐王加入守夜人!”“對了,我還聽聞暗夜之王背後有大人物扶持!那麼他很難回青門了。”葉淩天眸子一寒,他的死亡名單上還有“楊擒虎”的名字。是暗夜之王的大將。根據黑帝的調查,這位暗夜之王也脫不開乾係。“不是自己人啊,那我就要殺了!”葉淩天淡淡的道。“啊?龍頭您要殺暗夜之王?”眾人詫異道。“嗯,有點私仇!”“啊?龍頭儘管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