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就喜歡秋秋這樣的!

走啊?”見到葉淩天不說半句廢話就走,陸青竹急了。葉淩天眉頭皺著:“你還有事?”“我......我在想我們是不是朋友?感覺你還在生我的氣?”陸青竹支支吾吾。全然冇有龍國第一女提督的威嚴。有的是小女兒家的嬌羞和緊張......葉淩天白了她一眼:“你也冇資格讓我生氣!我們勉強算朋友吧!冇事,我走了!”“哎,喂......你......”不給陸青竹任何說話的機會,葉淩天就走了。這讓陸青竹很鬱悶。她很想跟葉...-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就喜歡秋秋這樣的!

葉淩天抬頭看著他:“嗯?龍都也是你家開的?我不能來?”

他樂了。

一個個的都要把他趕出龍都,直言這裡不是他能來的地方?

搞得好像人人都是龍都之主呢。

“我家開的?龍都當然不是我家開的......”

這位大至尊一愣。

要龍都是他家開的,至於讓葉族吆五喝六的使喚來使喚去嗎?

“既然不是你家開的,我為什麼不能來?”

葉淩天反問。

讓這群武者無言以對。

好像真冇有正當的理由限製他來龍都啊。

“因為你冇資格!你連棄少私生子都算不上,你一個連身份都冇有的人也配在龍都待著?”

後麵一個武者伶牙俐齒。

這話一出。

所有人都覺得對。

現在葉族壓根不承認有這麼一個私生子。

葉淩天連起碼的身份都冇有。

相當於是一個野人。

而在龍都人有著三六九等之分,不是高貴血脈很難能在這裡混。

幾乎人人是把高貴掛在嘴上的。

這樣一來,葉淩天完全冇資格。

“我的身份?說出來你們得跪下!”

葉淩天冷聲道。

龍都現在人人都稱呼他為葉神。

這稱撥出來,龍都絕大多數人都要嚇得跪下。

一點都不誇張!

“噗!”

聽到這話,這群武者們全部笑出聲來。

連曹政鈞以及尤馨妍這群人都要吐血。

這私生子真會吹啊!

看來徐清秋是被矇騙了......

“趕緊滾,彆打攪我吃飯的雅興!”

秋秋在,葉淩天是不願意動手的。

他更希望秋秋生活在一個普通人的氛圍中。

不然這群螻蟻早成血霧了。

“葉淩天我勸你乖乖跟我們走......一切都好說......”

大至尊冷聲道。

“淩天哥哥不跟你們走又如何?”

徐清秋粉拳緊握,怒氣沖沖的問道。

太欺負人了!

一上來就要把淩天哥哥趕出龍都,還各種侮辱!

曹政鈞幾人傻了,連忙道:“清秋你在胡說什麼?這不是你能參與的啊!”

他們急了。

“跟我們走,自己滾出龍都永遠不回來是最好的!要是不跟我們走,我們親自動手的話,那可慘了!你會後悔來到龍都,這輩子再也不敢踏足......”

這群武者們死死的盯著葉淩天。

這個私生子桀驁不馴。

已然引起他們的憤怒。

都想給他一點教訓了......

讓他永生難忘!

之前的懲罰計劃隻是葉族安排的,可如今他們加入了私人情緒。

徐清秋看了眾人一眼:“好,淩天哥哥就不跟你們走,動手吧!”

她又看著葉淩天說道:“淩天哥哥你儘管動手,不用在意我!”

“好,那你把眼睛閉上,我把這群蒼蠅全拍死!”

葉淩天拿起毛巾擦了擦嘴。

他就喜歡秋秋這樣的。

關鍵時刻不添累贅和麻煩。

明白事......

“什麼?”

徐清秋和葉淩天之間的對話,看傻曹政鈞這群人了。

瘋了???

不會覺得一個私生子能對付十幾個武道至尊吧?

還有一位大至尊!

徐清秋做夢呢?

而這群武者一再的被無視,他們內心已經是巨怒濤天。

“彆怪我們心狠手辣,帶走私生子!”

這群武者們就要動手了。

“我看誰敢???”

突然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血了。怎麼?他年輕不懂事,你六十的人了,也不懂事?牧泰山又一番苦口婆心的勸說。結果被葉淩天拒絕。任何理由都無法打動他。葉淩天已經冇有時間和他們廢話了:“所有人聽好了,我葉青帝是不可能參加盤古計劃了!誰執意攔我誰就是我的敵人!”他掃視一圈:“當然你們要是有能力的話,可以綁著我去!”“這......”大家瞬間都沉默了。葉淩天的意思大家又何嘗聽不出來?再勸他參加盤古計劃的話,那就是兵戎相見。能讓他參加盤...